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我的出轨经历

我的出轨经历
 我是一名上海至荆门的乘务员,我叫小芹,我已经32岁了。

  我个子不算高,身材还蛮匀称的吧,反正常年穿制服,可能制服有特殊光环
吧?

  就是普通的制服搭配丝袜,我自己也觉得我的一双腿还是很性感的,我的两
条大腿可以说是我身上最性感的部位了吧,浑圆结实,我觉得非常性感。

  我的小腹也还算平坦,腰也比较细,我经常喜欢梳马尾辫,可能马尾会让我
看起来比较年轻吧,再配上我可爱的娃娃脸在同事中人缘还不错。

  我对周围的同事都比较好,性格很开朗。

  这个事其实挺巧合的,并不是说我有意要怎么样。

  我的工作总是工作几天然后再休息几天,也没有固定的节假日。

  有一次淡季,而且是大城市开往小城市的班次嘛,硬座车厢内乘客本来就不
多,更别说卧铺车厢了。

  我记得那次我们连着的几节卧铺车厢加上乘务员总共也才不到10个人。

  下午的时候我们几个乘务员就聚集在一起随便聊聊闲话打发时间。

  熄灯以后,我这节卧铺车厢总共就只有我一个乘务员加上一个乘客了。

  大概凌晨12点左右吧,我出去打了一壶水,发现我这节车厢就那唯一的一个
乘客已经睡着了。

  黑灯瞎火的,而且空荡荡车厢,乘务室也空荡荡的…平时人多不觉得,突然
人这么一少,我自己心里还有点怕怕的。

  我就只拿了一个手机,我坐到了那唯一的一个乘客硬卧走道里。

  我不知道是他很警觉还是没睡着或者是我把他吵醒了。

  我感觉他醒了,看了我一眼,又继续睡觉了。

  凌晨12点离火车到站还有12个小时,我打算玩一会手机,然后再回乘务室休
息。

  从下午发车到现在9 个多小时了,虽然我还不想睡,但是我也很疲惫了。

  我把鞋子脱了,只穿着丝袜的脚踩在他脚旁边。

  天亮的时候我打量过他,看着年纪轻轻,穿着像个程序员,只差个眼镜了…
不是说邋遢吧,反正就还挺一般的,随身行李就一个斜挎包,包也憋憋的,看样
子也就没什么行李。

  其实硬座那边也没什么人,他完全没必要买卧铺,可能是长途需要休息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起来上了个厕所。

  期间跟我一起的乘务员从我这节车厢走过,看见我把脚踩在他床上,从我身
边经过的时候,我把脚放下来让他过去。

  他上厕所回来,把包放在了我脚旁边,过了一会,他头枕着包又睡了。

  一个是他突然调整睡觉的方向,还一个是,说实话,穿了几个小时的鞋,我
自己觉得挺不好意思把脚踩在人家头旁边的。

  我把脚收了回来,过了一会,还是踩着床铺比较舒服,我又踩着他的头旁边
了。

  他看似睡着随意翻动一下身子,手自然的搭在了我穿着丝袜的脚上了…

  我一时僵住也没好意思乱动…

  随后他又挪动了一下身子头直接凑到我脚跟前,依然是一副睡着的样子。

  他的鼻子一呼一吸对着我的脚弄的我痒痒的…

  我下意识的轻轻的动了动脚。

  我一动,他反应很快的用手捧着我的脚了。

  我脚扭动了一下准备抽开,他用鼻子凑过来使劲的吸气。

  我是傻子也明白他在装睡了,我另一只脚踩了一下他的头,右脚稍稍用力向
外抽,同时:「嘿。」了一声。

  我们都不再有动作也没再说话,僵持了一会,我说他:「你还有这嗜好?」

  他笑笑说:「是你把脚先伸过来的,要不然,我也不敢呐。」

  我没好气的说:「我还怕熏着你呢。」

  他不伦不类的回答:「不敢不敢。」

  我说:「你接着睡吧。」

  他说:「你就放这没事的。」

  他继续捧着我的脚,继续用鼻子使劲的嗅。

  我瞪了他眼:「你还来。」我收回腿起身准备离开。

  他急忙说:「你别走,要不你坐过来,我俩有个伴,我不来了。」

  我白了他一眼,不过我也没离开,我挪到硬卧上靠窗的位置依旧把鞋脱了踩
在硬卧上。

  他笑笑说:「你那味道,像毒药似的,上瘾了。」

  我没理他,他坐过来,又捧着我的脚:「我提提神,不碍你事,不碍事不碍
事。」

  我没搭理他,他直接把头埋在我两腿之间大腿根部使劲的吸气。

  被他弄的我又痒痒的又尴尬。

  我找借口脱身:「我去喝点水。」

  他没阻拦我:「我也去喝口水,顺便撒个尿。」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想撒尿了。

  我去乘务室倒了杯水,给他也倒了一杯。

  然后我去厕所撒了个尿,他在门外等着,我尿完,他也进去撒了个尿。

  我也很默契的在门口等他。

  我们又不约而同的走回他的硬卧。我想化解尴尬同时也有点想脱身。

  我没话找话问他:「为什么买卧铺啊?」

  他笑道:「别躲那么远。」

  我笑道:「废话,我怕你不老实我不躲你远点。」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我还是一拧屁股就坐到他的身边,把鞋一脱,两
腿支在卧铺上。

  他也向我这边挪了挪,笑道:「我跟你说啊。」

  说着,用手把我的裙子掀了上去。

  我笑道:「你看你看你看你。」

  他笑道:「你看什么,你不是知道么。」

  他笑道:「来,抬抬屁股,把丝袜让我给你褪下去。」

  我笑着翻了他一个白眼道:「这是火车,隔壁车厢还有人呢,你注意点。」

  他笑道:「屁,都半夜了,谁还不睡觉。」

  我笑道:「都睡觉,我也睡觉。」

  他笑道:「我让你睡。」

  说话同时我的丝袜已经被他脱了下来,他把我的丝袜放在鼻子下面使劲闻了
又闻。

  然后他刚才上完厕所根本没拉裤链,直接伸手进去把阴茎掏了出来,然后把
我的丝袜套在了他的阴茎上。

  整个过程看得我是目瞪狗呆…

  套完以后,他又把头埋在我两腿之间,隔着内裤使劲闻我刚撒完尿的私处。

  他使劲闻的我黑黑的私处居然分泌了一些体液…

  我哼道:「你个变态。」

  他抬起头,把我搂在怀里,一边和我接吻,一边揉捏我的胸部。

  捏了会胸,他的手又去脱我的内裤。

  我下意识的两手把裙子往上掀起。

  他笑道:「都这样了。」

  我笑道:「你耍流氓啊。」

  我抬头四处看了看:「有人来了。」

  他笑道:「什么时候了,还有人来。」

  我笑道:「来逮流氓的,我回去休息了。」

  他笑道:「你看你都动情了。」说着,把手在我的私处上来回摸了起来。

  他把我搂在怀里,用手摸了一会我的私处,我自己都感觉到我的私处不断地
分泌出体液来,他直接把手指插进我的私处里给我手淫起来。

  他另外一只手则把手伸进我的上衣,揉搓起我的两个乳房,我居然被他弄的
低声呻吟起来。

  他这样弄了我一会,翻身起来,伸手就解开自己的腰带,把我的丝袜从他阴
茎上取了下来。

  他躺在硬卧上,让我把屁股坐在他脸上,他同时还让我脸对着他的阴茎,他
想让我给他口交。

  我极少给男人口交,我怎么可能给他口交。

  他见我雪白滚圆的大屁股对着他,便两手把我的小细腰一抱,低头伸出舌头
在我的私处上舔了起来。

  他舔了一会,抬头笑道:「真骚,真骚,你的淫水也出来的太多了。」

  我没好气的说:「你个小流氓。」

  他笑道:「你不流氓?这可是火车上呀。」

  我笑道:「待会来人就把你这流氓给逮住。」

  他笑道:「你说的对,但是,来人之前,呵呵。」

  我没理他,他继续抱起我的屁股,舔我的私处。

  他又弄了一会,笑着对我说:「我的大吊已经硬的不行了,我想要了。」

  我笑道:「我不想要。」

  他听了笑道:「你不想要?等一会你就想要了。」

  说着他便从卧铺上起来,光着下身,挺着大吊对我说道:「你过来,转过来。」

  我听了,懒得理他。

  他把我屁股扭了过去,我两手支着卧铺,他把屁股扶住。

  他把我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我的大屁股,一手摸着我的屁股,一手扶着自
己的大吊,把大吊在我的阴道口磨了两磨,将粗大的鸡儿从我的阴道口慢慢地插
了进去。

  他边往里插边笑道:「好滑呀,你这骚屄超好操的。」

  我笑道:「我都结婚多少年了,你一个小毛孩子。」

  他听了笑道:「我就是喜欢有女人味的。」

  我懒得理他。

  他把鸡儿齐根捅进我的阴道后笑道:「你这下面还挺紧的啊。」

  说着,两手搂着我的小细腰,将一根粗大的鸡儿在我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虽然是火车上,但是他依然大幅度地操我,每一下都将鸡儿抽出只剩下龟头,
再猛地将大鸡儿齐根操进我的屄里。

  如此反复,下下都干到我的子宫口,把我操得哼哼唧唧。

  他边操我边气喘道:「你的屄真的好紧。」

  我低声哼唧道:' 我紧不紧我自己心里没数,要你骗我。'

  他听了道:「真的很紧。」说着又使劲干了我子宫口两下。

  他把大鸡儿在我的屄里抽插两下,整根拔了出来,对我道:「我要插进你子
宫口里面去。」

  他站在我的身後,用手分开我的两片阴唇,把鸡儿插进我的屄里,边往里插
边道:「我要射进你子宫里去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说着,他搂着我的腰,晃动屁股,将鸡儿在我的屄里疯狂抽插起来。

  他操了我一会,我低声对他说:「你这插不进去的,小孩的鸡儿才插的进去。」

  他笑道:「原来之前有小孩插进去过。」

  我边被他操得一耸一耸的边笑道:' 别瞎说'

  他又操了一会,对我说:「瞎不瞎说一会不就知道了。」

  说着抽出鸡儿,他的鸡儿上湿漉漉的全是我分泌的体液。

  他这时坐在卧铺上,对我笑道:「来,过来坐在我的腿上,别总是我操你,
你自己也活动活动。」

  我笑着直起腰,挽起裙子,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扶着鸡儿对准我黑黑的私
处,我慢慢地坐了下去,将他的大鸡儿吞屄里,放下裙子,两手搂着他的脖子,
把屁股一上一下耸动起来。

  他两手伸进我的上衣,摸着我的两个咪咪,揉搓起来。我微闭着双眼,脸上
泛着潮红,把屁股上下使劲地顿挫着。

  他笑问我:「舒服吗?。」

  我轻声哼道:「一般般。」

  说着话,我正往下一坐,他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鸡儿扑哧一声,死死地插
进我的私处。

  我哎哟一声,低声笑道:「你怎么这么贱。」说着,更加使劲地上下顿挫起
来。

  他趁我说笑的工夫,将鸡儿顶在我的子宫口上,对我笑道:「你使点劲,把
子宫口张开。」

  我听了,懒得理他,把他的鸡儿齐根吞进屄里,他把两腿分开些,让我的两
腿叉得更开。

  他可不管我哼唧,继续将鸡儿使劲顶我的子宫口,边顶边问我:「怎么样,
感觉到了吗。」

  我笑道:「感觉到了,还差得远。」

  他笑道:「我马上就把鸡儿全捅进你子宫口里去。」

  我哼道:「别别,别捅那么深,真的插不进去的,别再捅了。」说着,又上
下地顿挫,将他的鸡儿吞吞吐吐起来。

  他却把鸡儿在我子宫口外来回抽插起来。两下一使劲,我就兴奋起来,嘴里
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哎哟,啊,我的粉嫩的小屄。」

  他这时把鸡儿一使劲,整根鸡儿全部插进我的阴道里,我嗷了一声,哼道:
「畜生。」

  他笑道:「来,别停,我们继续操屄。」

  我听了道:「贱人,我才不给你操。」

  嘴里说着,我把腿抬起来,从他的身上抽出他的大鸡儿。

  其实我今天真的没想怎么样,发展成这样完全就是顺其自然。

  这时他笑着把我推到卧铺边,让我又撅起屁股,把鸡儿往我的阴道里捅了捅,
从後面将粗大的鸡儿插进我的阴道里。

  我被他操得大声哼唧起来。

  他轻声道:你的屄真的超好操,操起来太舒服了。

  说着,把手扶在我的腿上,一后退,把他的鸡儿抽了出来。

  边拔出来边笑道:你给我舔舔呗。

  我也不吱声,不理他。

  我被他操得屄里流出大量的淫水,他又重新插进去快速的抽插发出咕唧咕唧
的声音。

  我扭头对他说:你慢点操。

  他气喘地问我:你说我的鸡儿怎么样?

  我哼道:很一般。

  他又抽送了一会,把插在我阴道里的鸡儿突然拔了出来,我哼道:你不行了
吧。

  他笑道:别急。

  说着把鸡儿重新用力一捅,又插进我的阴道里。

  我哎哟一声道:你把我的屄都插松了。

  他也笑道:你就别装了。

  说着,用鸡儿顶着我的子宫口。

  他笑道:我第一下一插进去,我就知道你这迷死人的极品小屄不知道被多少
男人操过。换个姿势坐到我的腿上吧。

  我哼唧着,一点一点地挪过去,慢慢地跨坐在他的腿上。他在下面道:哎,
不行,你想把我的宝贝挝折呀!

  我笑道:谁让你不把鸡儿拔出去的。

  他一手搂着我的腰在下面把鸡儿在我的阴道里捅了几下,当再次干到我的子
宫口时,他便开始将大鸡儿使劲在我的屄里抽送起来。

  他紧紧地抱着我的小腰,使我不能动,他则在下面向上挺着鸡儿,使劲地在
我的屄里抽插着。

  他边在我的屄里抽插边道:你的小骚屄怎么这么紧,把我的鸡儿夹的真舒服,
我要使劲地在你的屄里操,行吗?

  说着说着,他突然道:哎哟,你的小骚屄夹死我的大鸡儿了,我有点忍不住
了,啊,我要射精了。说着搂着我的小腰将鸡儿在我的小屄里发疯似的操了起来。

  把我操得一耸一耸地低声嗷嗷地叫着:哎哟,哎哟。

  他浑身一抖,死命地将鸡儿在我的屄里抽送,边抽送嘴里边哎呀哎呀地哼着。
我只觉得屄里他的鸡儿又胀大了,一股一股的热流射进我的阴道深处。

  我被他的一阵发疯似的抽送,操得也觉得高潮来临,嗷嗷地叫了起来:哦哦。

  说着,我把屁股向下没命地顶了起来,边顶边子宫口一开,阴精狂泄而出。

  他在下面正不紧不慢地用鸡儿一下一下地向上顶着我的子宫口,见我向下顶
了两下,就觉得我的屄里一紧,接着又一松,一股热流喷了出来,烫得鸡儿好不
舒服。

  我一下就躺在他的身上,急速的气喘起来。他也气喘着躺下身,把手从我的
胳肢窝下伸到前面,一手一个,握住我的两咪咪,捏着我的两个乳头。

  已经射完精的鸡儿还插在我的阴道里,不时地还抽送两下。

  他又挪到下面用手拍着我的两个小屁股蛋子,笑道:怎么样?舒服吗?

  我气喘着哼道:就还挺一般的。

  他这时将鸡儿从我的阴道里拔了出去,喘道:唉,你的骚屄真绝了,真过瘾。

  他一拔出鸡儿,只见从我的阴道里流出白白的精液。

  他笑道:来,咱俩换个姿势,让我再好好地操操你的小嫩屄。

  我笑着坐起来,叫道:你看你,把我的裙子都弄脏了。说着,从他的身上站
起来,把裙子往上卷起来。

  他在卧铺上笑道:你说我,你看看你自己,屄里的精子都把我卧铺打湿了。

  我瞟了他一眼,嗔道:那还不是让你给射的。

  他这时站起来,对我笑道:来,继续。说着,抱起我,把我放在小桌上,一
手挽起我的一条大腿,夹在腰间,大鸡儿正好顶在我的小嫩屄上。

  我把头倚在车窗上,看着他的大鸡儿,轻声道:你不是刚射过一次么。

  他笑着往前一挺腰,大鸡儿便缓缓插进我那黑黑的骚屄。由于他的鸡儿粗大,
把我的两片大阴唇都带着翻了进去。

  我见了笑道:怎么比刚才更硬了。

  他笑道:还不是刚才被你的骚屄滋润的。说着将鸡儿又抽出只剩下龟头在我
的屄里,对我道:舒服吗?

  我轻哼道:真的挺一般的。说着话,他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鸡儿扑哧一声
就齐根死死地插进我的屄里,我轻哼一声。他就前后抽动起鸡儿,操起我的屄来。

  由于刚才被他全部射在里面,他一抽动鸡儿,便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我哼道:你这操屄声这么大,你就不怕隔壁车厢的乘务员听见。

  他笑道:看到你在这挨操谁还敢来?来了被我逮住一块操?

  我哼道:今天是我心情好,不然就你这个怂样。

  我们俩边说着话边操着屄,由于他是站着操屄,加上我的屄被操的向外翻出,
鸡儿和阴道摩擦的很厉害,他的鸡儿下下都齐根捅在我的阴道深处。

  所以操了一会,我就觉得他的鸡儿越来越粗,我感觉他喘气声也越来越粗,
我知道他快要射精了。

  我也不再说话,只是呼呼喘气,微微哼哼,他插进来的鸡儿被我的骚逼夹的
更紧了。

  我被他这一顿狠操,屄里火热火热的,体液又流了一滩,再一次到了快感的
边缘。

  他操着操着,我觉得他的鸡儿好烫好热,我忽地直起了上身,用两个胳膊支
着小桌,把屁股很有节奏地向前乱耸,眼睛盯着他和我交合的地方。

  看着他的鸡儿在自己的屄里使劲地抽插,嘴里轻声嗷嗷着,气喘着道:哎哟。

  说着,我雪白滚圆的屁股又使劲向前耸了几下,两手使劲地抓着他的胳膊。
他感觉我的骚逼猛地夹住了他的鸡儿,接着鸡儿一热,我的体液一股一股地从我
们俩交合的深处涌了出来。

  他的鸡儿被我的体液一激,我顿时感觉到在我肚子里又粗大不少,也觉得一
阵饱胀,他两手抱着我的小屁股,用鸡儿对着我的屄没命地使劲抽插起来。

  我在快感中又哼哼了两声。他操着操着,再也坚持不住,一阵快感从全身向
鸡儿汇集,鸡儿不停地在我的阴道中一股一股的精液也射向我的阴道深处。

  一时间硬卧上春光无限,他和我紧紧地搂在一起,喘着粗气。他躺在卧铺上
看着我笑道:你看我俩,都搞完了,还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撇着嘴笑道:你先把鸡儿拔出来行不行。

  他则把屁股往后一耸,软绵绵的长长白白的一条像蛇一样的鸡儿从我的屄里
退了出来。我的屄里立时流出白汤汤的精液,我起身拿手纸擦的时候,精液就流
到了大腿上。

  收拾停当之后,我俩各自光着下身,坐在卧铺上,边喘着气边看着对方微笑
着。

  不约而同地笑着,他说:你的屄操起来真爽。

  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火车继续飞驰着。

  也不知道刚才经历了多久,外面还是黑的,离早晨开灯还有几个小时,距离
火车到站还有十几个小时。

  我心里很矛盾,我想要他联系方式,但是我始终没有开口。

  我们彼此都知道,到了站以后就彼此各奔东西再不联络。

  我心里想着,如果有缘,在这趟车上,早晚还会再见的。

  我想留下他的联系方式并不是他把我弄的有多舒服,或者他的鸡儿有多优秀,
又或者这次偶然的出轨对我有多大的影响或者对我有多大的意义。

  毕竟在卧铺内我们都没有避孕措施,也许是借口吧,即使没有条件提供避孕
套,或者我事后可以口服避孕药,又或者可以要求他体外。

  虽然我很少采取避孕措施,而且至今我也从未怀孕过。但是,这次的特殊性
在于,我平时真的没有和这种没有任何联系的路人发生过关系。

  我就想留个万一,万一我怀孕了也好找他麻烦…由于还没到早晨开灯的时间,
我们俩很默契的都光着身体在卧铺内活动,我们随意聊着不相干生活的话题,一
起去厕所撒尿。

  如果他想要了,我会稍微拒绝的最终还是被他侵占。

  他的精液射在我的体内,我的身上,我的内裤上,我的丝袜裆部,我的高跟
鞋内,我的文胸上,我的制服里面。

  没有让他射在会被别人看见的地方,身上带着黏黏凉凉的精液是很不舒服,
但是问题不大,待会到站以后,我回家洗个澡就好了。

  一夜很平静,毕竟是淡季,中途停靠的小站点根本没有任何乘客上下车,很
幸运,夜间也没有再有其他乘务员在卧铺内走来走去。

  早晨灯亮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怎么休息,我们都疲惫了一夜。我们各自穿戴
好上衣,我下身没有再穿内裤和丝袜,他下身也没有再穿内裤。

  他拿着我被他射的都是精液的内裤和丝袜放在鼻子底下使劲的嗅了又嗅,最
后他没跟我商量,也没经过我同意,擅自收进了他憋憋的斜挎包内。

  早晨的时候,列车长象征性的在各个车厢内走了一圈叫一叫即将到站的乘客
起床。

  到站以前依然很平静,到终点站以前也再没有上下车的乘客和其他乘务员经
过过。

  白天的时候,我们依然在卧铺内找机会继续交合,在小站停靠的时候,他会
把我贴着窗户,上衣穿戴整齐,他站在我背后,从背后,我们下身交合在一起。

  到终点站我开门以前,他依依不舍的把射完精软绵绵的长长白白赖在我体内
不舍得拔出来的鸡儿从我的屄里抽了出来。

  我拉下裙子,送走了唯一的一位乘客,到了终点站,我也就下班了,我可以
直接回家休息了。

  出了站,我不知道是他在等我还是巧合,我们的目光又同时对视,他很有礼
貌的过来和我打招呼并称要送我回家。

  我婉言拒绝,看着他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向500 米外的公交车站走去。

  看着他熟练的向公交车站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因为没有他联系方式而
一直担心的心,居然松了口气。

  我不方便他送我回家,因为,即使老郭不在家,家里依然还有两个该死的小
鬼在等着我下班回来。

                —— 完 ——